你们便是不落星辰.

红线

王总裁私人秘书:

红线

 

 

1.

 

那一天,他清楚地看到每个人指尖都绑着一条细细的红线,大多系在不同手指且仅有那么一条,那些线很纤薄,极有调理的和无关的人们一一错开,线的那头,连着的是他们的姻缘。

 

他的心剧烈地跳着,低头木木地盯着自己小指绕着的红线,它的那头,会是那个人吗?

 

 

2.

 

S镇的孩子们自小就听着一个传说长大,说镇上幸运的孩子长大后能够看到红线,之后只要顺着那条红线走,就可以寻得此生的命定,天赐的姻缘,能少走好几个弯,但王源认为自己注定就要跌在那弯里死不屈服。

 

对于红线的传说孩子们都深信不疑,因为镇上一个老人常跟他们说他是看到过红线的人,他和他现在的太太生活得很融洽。孩子们的眼睛亮亮的,兴奋地问他现在还看得到红线吗能否看看他们的姻缘,老人不语,摇了摇头,笑得一脸温和。

 

王源向来不是什么好孩子,更不相信自己会是什么幸运的孩子,包括红线的传说,他从小就嗤之以鼻。

 

他的个性在别人看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霸王,什么都要争先,打架一定要做老大,考试也绝对得争着考第一。所有能抢先的事他必须称霸,在他看来他做的这些事都酷到不行。

 

高二那年他带着一堆小弟刚出校门就被死对头围堵了,一瞬间热血澎湃想着好久没打架了,马上骨子里那份冲劲就上来了,书包一丢外套甩到对方老大头上,袖子一卷就开打,非得鼻青脸肿的举着拳头看着对方趴在自己脚边才满意,别的不说,就是一种快感。

 

他抹抹鼻尖,尖细的下巴对着那人,问:“服不服。”

 

那人的耳根子特么竟然红了,大喊:“源少我喜欢你好久了!”

 

王源差点就踩不稳从那人身上跌下去,但是在他身体本能反应前手臂就被一个人抓着,一阵怪力他被压在了墙上,胆敢搬救兵,胖虎你好样的,王源一边想着这次倒血霉了一边誓死不屈地抬起眼睛瞪来人。

 

马上他的眼皮就好死不死跳了下。

 

“高二一班王源,你在外打架的事情我已经发现多次了,如果上报学校,你会被取消待在实验班的资格。”

 

那个人眉眼冷淡,以平静的语调说着官方的话。

 

看来就是学生会的人了,王源极其瞧不起他们,自己兄弟谈恋爱都是给他们抓的,小偷小摸的事情干的不少现在连打架也敢管,他想抬起嘴角来个炫酷狂霸拽的冷笑,没想到扯到边上的伤口,疼得他嘶的倒吸了口冷气。

 

面子挂不住,他偷偷抬眼看那人。

 

那人还是波澜不惊的模样,他拽着王源把他带回学校。

 

看来还是要把他上报学校。

 

学生会全是告状精,谄媚鬼。王源在对方耳旁念念念。对方不生气,就拽着他那么向前走。

 

那人却是把他送到那里后让校医帮他处理伤口。王源倒是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然会进几百年不去的医务室,他总认为伤口是他最英勇的勋章。

 

校医看了眼王源皱眉道:“打架啦?”

 

王源闷头不说话。

 

“被猫抓了。”

 

他诧异地扭头去看那人,棉签一下按在他的伤口上他怪叫了一声。然后那根粗神经就湮没在夕阳下光与影交织下自己所谓的学生会走狗的疏离冷淡的面容中。

 

“下次别去惹猫了。”

 

再说完一句他就消失在王源因痛而只睁着的一只眼中,他的背影在王源心中看来那么挺拔正直。

 

王源生平最欣赏的人今天终于出现了形状。

 

不惹猫?那招惹他好了。

 

 

3.

 

王俊凯最近觉得很无语,上次管教了一个小学弟后那人就天天像怪盗基德发预告函一样给他写小纸条,例如什么‘今天中午会在小卖部旁边抢路过的低年级学生买的烤肠’‘今天下午要血洗校门口左转的第二个巷子’。

 

他每次披好外套过去不过就只有王源一个人,大太阳下脖颈上淌着细细的汗,拿着两根烤肠笑盈盈地看着他。

 

“学长,请你吃烤肠?”

 

他皱眉。

 

“哈哈别紧张,我刷卡买的。”

 

他犹豫着接过。

 

王源就那么满目含光地望着他傻笑,王俊凯一边咬略冷掉的烤肠一边装作不在意地打量着他,脸上没有受伤的痕迹,近来没有再打架了。

 

 

当王俊凯又拿着那张字迹漂亮的纸条去学校门口左转第二个巷子的时候,王源依旧一个人站在那里留给他一个背影。

 

真是无聊,刚想离开,王源就突然转身对他露出大大的笑容。

 

王俊凯感觉自己的眉角在跳,他打断了正要说什么的王源,“你最近在干什么。”

 

“你应该问我们最近在干什么。”

 

“……”

 

“我们在约会啊。”王源自问自答般的说,眼睛依旧在笑。

 

“……”

 

“在小卖部,在巷子里,下次我想想看去那里……”

 

“别这样了,离我远点。”

 

即便是王俊凯的冷淡警告依旧动摇不了王源心中莫名其妙的坚定情愫,他看着王俊凯,“那我还是告诉你我最近在干什么好了。”

 

他移动脚步向王俊凯靠近。

 

“我在追你,我以后也这样。”

 

 

4.

 

因为王源早就摸透了王俊凯独来独往的性子,也知道他去食堂打完饭坐的位置都在最后一桌,每次他都能过去坐在他对面。

 

王俊凯即便不喜欢但饭也还是要吃的,自己要做的事也不会因为王源的介入而改变,依旧是坐在那个位置,王源就每天跟着他。

 

乐此不疲地跟着王俊凯,就不信王俊凯对他没有一点点的感觉。

 

事实证明,王俊凯的的确确从来没有心动过。

 

就算王源搞突袭在夜自修结束后楼道堵他把他压在墙上还没想好要做什么就被他推开了,他失望极了,王俊凯就这么不喜欢他。

 

第二天中午王源打完饭就去王俊凯经常坐的那桌,发现那桌已经坐满了别人,又是一阵失落,连天命都不帮他了。

 

如果真的能看到红线,他真想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缘。

 

如果他能在以前少打点架积点德也许可以看到吧。

 

他转身刚要另寻他处就看到王俊凯正直挺挺地站在自己身后端着个饭盘,他马上从要哭的神情变作格外开朗的笑。

 

“别挡路,王源。”王俊凯说。

 

他马上应了声就屁颠屁颠跟在王俊凯后面跟着他去别处坐了。

 

大概还是有缘的。

 

 

至少他认为自己对王俊凯的特别的,因为在少数他可以数得过来的互动中,除了送校医室外,他拼命想起了有次语文基础知识竞赛中自己和对手一对一答题时那个女生急得竟然看向观众寻答案,然后一旁出席的学生会代表之一王俊凯在旁淡淡说了句‘她作弊’,听到王俊凯这句王源整个人都充满干劲了,王俊凯果然正直,不像别的学生会一样眼瞎好女色。

 

尽管在王俊凯毕业那年他当着王俊凯他们全班的面给他表白被狠狠拒绝。

 

那个夏天蝉在枝头叫,柠檬汽水还没喝完,王源站在王俊凯他们班门口,向里面看了眼,王俊凯坐在最后面收拾东西,他对门口的一个小个子学长说,“学长,叫下王俊凯。”

 

小个子学长略害羞,是跑到王俊凯旁边跟他说门口有人找的,王俊凯习惯性地皱眉也没往门口看,说了几句那个小个子学长就来到自己旁边了。

 

“王俊凯说他在忙。”

 

忙?

 

王源突然提高嗓音,“哦,那麻烦你帮我转告下,你跟他说,王源说喜欢他。”

 

几乎全班都听到了,他们开始发疯般的起哄。

 

王源就倚在门口没皮没脸地关注着王俊凯的一举一动,感觉到王俊凯的手稍稍顿了下,他得意的擒住笑,就看到王俊凯站起来向他走来。

 

王俊凯的眼神没有留给他任何温存。

 

“王源,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你可以收敛了。”

 

说不难过是假的,王源听到了内心深处机械般沉重的呼吸。

 

他勉强笑了,在别人眼里没心没肺的,“来日方长,我已经抄了份你的高考志愿。”

 

 

5.

 

进入大学,王源更加肆无忌惮地追求王俊凯,王俊凯再怎么冷感怎么也得被自己多年的固执打动吧。

 

他早从以前的打架头头变成王俊凯身后的小尾巴。

 

如果可以换他一点点的喜欢就好。

 

他看到寝室内自己桌前新出现的感冒药就打了鸡血一般揪着路过的室友,“刚刚看见你和王俊凯说话了,是不是他让你捎给我的!”

 

“想多了吧哥们。”

 

然后王源一个响亮的喷嚏糊了他一脸。

 

 

每天必须掉落一次感情低谷再满血复活。他终究没有改变自己征服王俊凯的信念,带着明天就可以把那人收入囊中的遥远而虔诚的心思,又过了一个晚上。

 

是大二那年吗,王源睁开眼的时候感觉这个世界有些不一样了,究竟是不一样在何处。

 

“老张,你手中没事绑着根线干嘛。”

 

“老大,睡傻了?”

 

不只是老张,他所看到的每个人包括他指梢那一端都牵着一条细线,红色的,发着柔和的微光,线好像很长很长,可以前往很远的那一方。

 

从一开始的惊恐到平静,他思索了很久,才意识到S镇的传说,他是看到了红线。

 

他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中绕着的线,他的姻缘呢。

 

究竟是不是王俊凯。

 

 

6.

 

那些线是柔滑的,没有一点毛糙,每个人指上绑着的都像是量身定做的,像雪一般柔软纤细的红光,在这么一个有条不紊穿透着红线的新世界,王源真的觉得,那些线很美。

 

他越看越心动。

 

要不去找王俊凯,看看他到底是自己生命中的坎还是宿命。

 

要是不是的话…他想着,他的心随着思绪涌动猛地一缩。

 

他决定今天不出门了,也许熬过今天,明天一切就会恢复原状,他依旧是心安理得带着那些期待去追王俊凯。

 

可日后的每一天他都被红线牵扯着。

 

他傻了。

 

每个人中间还是有着红线的羁绊。

 

 

7.

 

王源走在去食堂的路上感觉自己手中的线越来越短,也许他正在靠近他的姻缘,他最不愿面对也最期待的。他揣着饭卡一步一步慢慢走上楼梯。

 

看到第三排队伍中间看书的王俊凯,他的心开始狂跳。

 

盯着手里的线,线最后的距离方向和他很像,他像是守着一个残酷的秘密,他安静地走向王俊凯并与他擦肩而过。

 

带着王俊凯从未看过的苦涩神情。

 

王源看到了,自己的线和王俊凯后面排着的学妹连着。

 

 

8.

 

王源至少因此阴沉了一个星期,当然在那一个星期内他从未停止跟着王俊凯,他在为做一个极为魔障的决定犹豫不决。

 

他的青春并不想路过王俊凯。

 

他依旧是每天找王俊凯吃饭,会开始收敛平时张扬的喜欢,看着王俊凯的脸就很安心了,尽管对方手里那条和自己错开的红线那么刺眼。

 

王源第一次恨自己是个幸运的孩子。

 

尤其是当他第一次看到王俊凯许久不出现的红线那端的人时。

 

是个和王俊凯同级的漂亮女生,长得美气质佳,还是学艺术的,可能就是因为学艺术才没怎么看过她和王俊凯同屏出现。

 

她有一头黑亮的柔顺长发,披在肩头,那天穿着纯白的长裙仙气十足地从王俊凯身边经过。

 

虽然王俊凯动作很小,但王源还是看到了,王俊凯转头去看那个女生了。

 

这就是红线的姻缘吗。

 

王俊凯这样有感情洁癖一样的人感应到了他的命定?自己跟着他这么久他都不愿回头看他。

 

他再也不想装着不在意了,王源任由自己往回跑,站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看王俊凯依旧从容自若向前的脚步,他就站在原地对他轻声说了句王俊凯再见,然后低头喘气,脸被热气冲得滚烫,胸口全是心照不宣的抵抗。

 

王源觉得自己是敌不过手头的红线的。

 

王俊凯也许刚刚那一秒就对那个女生心动了。

 

他可以不管自己的姻缘绕几个弯,但那是王俊凯,王俊凯必须耍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给那个人全部自己所没有的宠爱。

 

 

王源开始避开王俊凯,吃饭都不去找王俊凯习惯去的那桌了,一个人坐在半生不熟的人群中吃着不食味的饭菜。

 

那些红线仍然没有消失。

 

他经常对哥们剧透说,“别追了,那女的和你没缘。”

 

那哥们不服气他解释了很多他们无缘的种种细节。

 

“呵不去试试你怎么知道我们有没有缘,老子偏要把她了。说不定她就等着我追她呢。”

 

他无奈地摇头,果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王俊凯正在等着他追他这种可笑的话。

 

 

这个月他和王俊凯第一次正式对上面的时候竟然是王俊凯来找的他,他那时候去食堂晚了,打完饭就没什么位置可以挑了,唯一两个位置还离王俊凯那桌特别近,他就站在那里发傻,站在他后面要找位置的人不满了骂他几句,他面无表情地端着面在王俊凯旁边那桌坐下。

 

王俊凯抬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他强忍住没看回去。

 

竟然马上就听到王俊凯的声音了。

 

“你最近在干什么。”

 

仿佛一下又回到了高二那年,王俊凯问他在干什么。

 

果真是察觉到自己的行动又异常了。

 

王源笑,看着手里的红线,“我当然是,不打算追你了。”

 

王俊凯嗯了声,然后端着饭走了。

 

王源觉得王俊凯刚刚是整个人放松了的模样。

 

他不搭理旁边人的存在,那么优秀的王俊凯,终于是从他生命中走出去了。被该死的红线切割出去的。

 

王俊凯在他看来十分优秀,成绩好长得帅,会打篮球会玩游戏,工作起来一丝不苟。对他虽然有时候冷淡但还是不会刻意去躲避他,一点也没有小家子气,反倒是经常义正言辞地去拒绝自己。

 

自己早听他的话现在还会这么痛苦吗?

 

怪他,去招惹那只大猫。

 

 

9.

 

这些天王源一直在做一个梦,他看到王俊凯在他宿舍旁的窗口看他。很温柔的眼神,也只有梦里能脑补出来。

 

王俊凯对他说要不要和他约会,去小卖部,到巷子里。

 

他醒了,眼角有点湿。

 

马上又打了个喷嚏。

 

“老大,感冒又复发啦。”

 

“呵呵你是猪吗,感冒还能复发。”

 

“大概和你对王俊凯的死灰复燃的速度一样快。”

 

“傻逼,这次不会了。”

 

反正我不信。室友是心里默默回应。

 

 

出去上课的时候王源听到走廊的人都在讲王俊凯,说什么他和人在打篮球的时候因为校花在逛操场没看路突然过来他要躲她就扭伤了腿,然后校花现在一直在照顾他,他虽然听不太明白整个事情发生的逻辑性,但如果那个校花是那个学艺术的食堂见过的,那一切都是缘。

 

他和王俊凯是有点缘,无奈过浅。

 

他哪能有幸像那个女生一样一直照顾着扭伤的王俊凯。

 

越像浑身越躁动,感觉自己像只蠢猴子。他舔了舔嘴角,朝着王俊凯的教室走去。

 

他躲在最边上的窗口,现在是午饭时间,果然是王俊凯红线那头的女生,她正买好饭进教室坐到王俊凯旁边和他一起吃饭。

 

他们指尖绕着的红线距离被缩得很短。

 

王源的肚子也饿。他失落地低下头。

 

其实,他更难受。

 

他刚要离开,就像感应到什么一般再次往窗子里往,王俊凯正抬起头目光带着点热度盯着他。这种眼神,竟然在打扰他约会的时候看到,三生有幸。

 

王源装作路过,无比自然地走过去。

 

他的内心依旧在躁动。

 

是有点生气,埋怨王俊凯的,根本就是差别待遇。

 

他胆敢害王俊凯扭伤脚要求照顾他,他绝壁就不来学校了。

 

他越想越气,突然勾起嘴角坏笑。

 

最后一次逗猫好了。

 

他本来就是什么善茬。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王俊凯的生命中的某一刻是万万不能幸免他王源存在的那关键一秒的,他也只希求那一秒。

 

 

10.

 

听闻王俊凯的腿好得差不多了,王源稍稍放心了点。然后抬眼看了会淡淡的月光,走上黑漆漆的楼道,像高二那年的守株待兔。

 

他早就掐准了王俊凯离开的时间。

 

慢慢的他听到了脚步声,他像只狩猎的豹子如风般地掠过楼道将那个人堵在楼道口,他一手压在那人肩膀上方,抬头目光炽烈地看着他。

 

“有话想对你说,真的,以后说完以后就完全消失。”王源说道。

 

王俊凯的神情在微弱的光线下有点波澜,他终究是没有推开王源。

 

和三年前不一样。

 

王源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心里紧张身体却本能而果断地行动起来,他去吻王俊凯轻薄的双唇。很虔诚地压在他喜欢的人那两片冰冷却不似强硬外表般的温柔唇瓣上,满足地摩挲着。

 

值了。

 

再见。

 

他刚要满足离开,王俊凯就伸手护着他的脑袋另只手把他拉得更近些紧紧抱住他。

 

王源有些惊异,要抬头确认,王俊凯就恰好低头以吻封缄。

 

他安心地闭上眼睛。

 

就今天,他们的红线算是乱了。

 

 

11.

 

王源想到很久以前把王俊凯骗去KTV好不容易留住他听自己唱一首歌,他挑了好久挑了那首有点久远又很贴切他心意的歌。

 

他拿起话筒,从容淡定,看着王俊凯。

 

“我不会怪你对我的伪装

天使在人间是该藏好翅膀。”

 

他唱着,大胆要求王俊凯为他唱高潮部分。

 

也像现在这么满足。

 

 

12.

 

第二天王源醒来,他又要开始躲避王俊凯的新的一天。

 

他把被子叠好,走出寝室。

 

躲都躲不过,王俊凯就站在楼下,还看着自己笑。那几年从未有过的灿烂亦温和的笑。

 

该不会昨天对自己动心了,他果真要掉入自己一时之间恶性萌发编织的网了吗,可是他们的红线根本……

 

他突然惊了,顺着红线看。他和王俊凯指尖的那条红线是连着的,中间还打了一个小小的蝴蝶结,如同一只渺小而美丽的蝴蝶。

 

他们果然是命中注定。

 

他也笑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甜。

 

王源对楼下喊,“王俊凯,你最近在做什么啊。”

 

王俊凯眯着眼回应,“和王源谈恋爱。”

 

-Fin-

 

 

红线(K视角)

 

 


王俊凯第一次看到王源的时候,王源和他的小弟们和外校的人在干架,王源长得特别纯良无害,打架时却丝毫没有违和感。出拳利落,有种追求快感的少年心性。

 

虽然觉得他这么做也挺有趣,是带着几分别样的欣赏的。

 

但总看到他鼻青脸肿还得意洋洋离开的模样他总归是有些不太乐意,他开始借学生会为由管着他,没想到一管就埋下了祸根。王源好死不死看上了他,还抱着吊死在一棵树上的固执念头拼命追着自己。

 

王俊凯是高一那年就能看到红线的,他尤其知道他和王源不是一路的,王源不必把情劫栽在他头上。

 

他开始冷漠拒绝,一次又一次。

 

他有时是挺羡慕王源的,不知道红线的存在,这么肆无忌惮地喜欢着一个最终根本不能走到最后的人。

 

他是喜欢王源的。

 

尽管伪装得再不喜欢他,让他难堪,他终究是狠不下心来把那个小天使剥离自己的生命。

 

王源很可爱,在小卖部和巷子里和自己‘约会’宣布要追他,在食堂找不到自己的时候紧张得手足无措,他压抑不住内心对他的欢喜,还是走到了他的身后带他走,在语文基础知识竞赛的时候看他答题目自己也紧张,不容许别人作弊影响他,毕竟王源和自己一样是个好新鲜喜欢争第一的人。

 

毕业那年已经听惯了他说喜欢,不过这次拒绝的力度又加大了一档。

 

暑假他还是要把自己约到KTV,早知道是他的骗局,为什么那双腿还是这么欠就不由自主地向他走去了呢。

 

听他对自己唱《专属天使》的时候王俊凯一度认为应该是自己唱给他听,所以当王源眨巴着那双无比美妙的杏眼无辜望向自己让自己唱高潮给他听的时候竟然阴差阳错地接过了话筒。

 

“没有谁能把你抢离我身旁

你是我的专属天使

唯我能独占

没有谁能取代你在我心上

拥有一个专属天使

我哪里还需要别的愿望。”

 

王俊凯看到了王源发红的耳根还有藏在靠枕下正在偷偷录音的手机,他无奈,很想伸手揉揉他的脑袋,告诉他自己对他的喜欢不止那么一点。

 

可王源终究不是他的姻缘。

 

王俊凯羡慕一切红线牵着的情侣们,他们都是天眷的恩宠。

 

当大二的一个早上他在食堂看到王源那么惊恐而寂静地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时候,他的目光抓着那人单薄的背影,他感到一阵怪异。

 

之后王源开始躲自己,仿佛才真正知道了他们间的不可能。

 

那些天真的许久没看见王源了,才知道自己真的太喜欢他了。喜欢到已经不能再伪装了。

 

王源终于在人来人往中落在了自己的身旁,他的脸明显小了一圈,本来就瘦。自己给他的感冒药他吃了吗,怎么看起来还是在生病的憔悴模样。

 

他忍了好久还是问了出来。

 

他说,王源你最近在做什么。

 

王源说打算放弃他。

 

他该是开心的,应该是解脱了,但胸口还是很闷,饭还没吃完,喉咙却像噎住了再也咽不下什么,他端起饭盘就离开了。

 

也早就顺着红线知道自己的姻缘是谁,也在这所学校,所以在他打篮球受伤时看到那女孩也同意了她提出的要求。

 

他和王源真的要相忘于江湖了。

 

可谁让他又看到了那小家伙趴在窗口目光灼灼盯着自己和那女孩看的身影。他感到好笑又有一种莫名的宽慰。

 

包括在那一天被他笨拙地推到墙上同他再度表白亲热时他都觉得王源多么勇敢啊。

 

果然自己也是那么喜欢他。

 

 

之后他就带着剪刀将他们的红线剪断绑在了一起,也调整好了另外两个人的。他也想勇敢一次。

 

他尚是想起那位称自己看过红线的老人的话。

 

他小时候大大咧咧地对着老人说,爷爷,如果我不喜欢红线那头的人怎么办。

 

老人爽快地回复他,剪断。

 

他瞪大了眼睛,问真的可以吗。

 

老人笑了,爱是用心,不要顾虑。

 

 

第二天王俊凯站在王源楼下等他,他看到了王源无比甜的笑容,在春天悄悄融化着他的心。

 

他觉得他们正在进行无声的拥抱。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与所想之人的相爱,与这世界的抗争。

 

他看见他们的红线开始发光,红红的,像最温柔洁净的白雪,像四月最深处的秘密,像他们彼此溢不住的喜欢。

 

-Fin-

从那以后,王俊凯和王源都不再看到红线。


评论
热度(5653)

© 繁星追着山河跑 | Powered by LOFTER